1. 一個官員不能講錯話,因為提出一個論點而被公幹,完全抹殺所有的功績,不在乎你是否做過什麼好事或操守如何,一個論點不備接受,所有人格與操守都被否認,而輿論壓力被逼下臺

2. 有人提出王清風如果為了怕冤獄發生而贊成廢除死刑,應該去查清楚所有的死刑犯是否有冤屈,但那不是檢察官與法官的事情嗎?就像總經理不需要親自去管生產線的營運,就算有冤獄應該也是檢察官與法官的問題,那他們的問題就應該由法務部長找出原因從制度或規章,等等上面去改變,她站的位置比較高,所以要從高處去著眼

3.現在人民要求高層官員低層化,管東管西管芝麻小事,就是看不到也不想知道她管了什麼大事(是看不到還是不想看?),因為如此,高層官員搶了低層官員的工作,低層去搶基層,基層就無所是事,然後人民看到這樣的狀況,高層官員又被罵說怎麼不管管下面的人?官員應該堅持作對的事情,而不是把事情作對,但台灣現在的狀況是你作對的事情會被輿論壓力哄下臺,久而久之政府裡面都是只有把事情作對的人(一昧迎合輿論壓力)

4. 政治政治,管理眾人之事,可是人只要越多,群體智商越低,所以政治其實都是白痴的事情,統治呢,人越多智商越低越好統治,到底哪種比較好?大起大落(好人統治就好,壞人統治就死)或者逐漸滅亡(民主是個逐漸滅亡的過程?)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