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天去參加了陽金P字賽
前一天晚上因為太興奮所以沒有睡好

比賽出發時間是早上6:30~7:30
我睡到將近 6:30 才醒
急急忙忙穿上裝備帶著以樂下樓去招計程車
趕到報到處已經快要七點半了 (搭小黃花了我415元 好傷~)
貼好計時晶片
在工作人員要撤掉記錄拱門前趕緊通過
我是最後一個出發的了

沒多久我就發現
我漏帶了前後車燈與車錶
車燈還比較沒有關係
車錶忘了一整個很糟糕
路程與時間的估計都要靠車錶
連熱量補給的判斷也是依照車錶
也就是說
我現在跟無頭蒼蠅沒有兩樣

好吧
反正"時到時擔當"
可是怎麼我的椅墊坐起來也很不舒服
感覺角度高了許多
可能是沒鎖緊又去撞到的關係吧
下坡的話到還好
騎上坡時卡的我超痛苦 (這是只有男人才能理會 XD)

除此之外
踏板踩起來怎麼明顯的比平常感覺重很多
胎壓應該是足夠呀
就算是因為睡過頭沒吃早餐而踩踏無力
也不應該重到這種地步吧
當下先吞幾顆金莎擋著
經過陽明山上的七拾一文山店
趕緊去買了罐咖啡來補充熱量順便驅趕睡意
為了趕上第一補給站的關門時間
馬上跟我的好夥伴繼續爬升
不過繼續踩踏了十幾分鐘
左腳膝蓋的老症頭又開始發作了
可能是熱身不足或者護膝沒綁好

就這樣在人跟車都整個不對勁的情況下終於抵達第一補給站
看了時間已經九點多一點點了
補充熱量,裝滿水瓶並且抓了根香蕉在身上之後
檢查一下以樂到底是怎麼了
果然
椅墊角度滑到最高的位置
整個上翹到不可思議
手邊也沒有工具
只能暫時忽略這個問題
雖然這樣騎起來對腰部會造成不小的負擔

再檢查煞車狀況
挖咧~~
根本沒有裝好嘛
煞車皮會到輪圈
難怪剛剛踩踏的感覺跟被鬼拖住沒兩樣
這個還好處裡
重新把煞車推到定位就要朝下一個補給站出發了

接著而來是連續的長下坡一路下滑到金山
我把身上的狗鐵絲登山外套扣好
座椅高度降低一半
魔術頭巾啟動銀行搶匪模式
將MP3的撥放資料夾換到Link Park的演唱會實況
出發~!

一路上就在急著趕路的心態與Link Park的快節奏音樂下
急速的向下狂飆
不斷的超過許多腳踏車與汽車
盤算著看能不能在九點四十分之前抵達金山

突然聽到遠處傳來救護車的警笛聲
想說不會是有人摔車了吧
隨著警笛聲越來越近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這時一個彎道迎面而來
我以為只是普通彎道
所以並沒有減速
等到我入彎才發現是個髮夾彎

煞車減速!!!

耳邊聽到救護車的警笛聲已經在彎道的出口了
可是我的車身直直的朝對向車道上前進
再這樣下去會正面跟救護車對撞
緊張之下我把煞車抓死
一瞬間我只感覺整個後輪騰起
剩下前輪還在地面
體內腎上腺素大量分泌
人跟車子向前翻滾
看著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切就好像慢動作一樣
我的雙手為了緩衝自然的朝前方伸出準備落地
而後身體接觸地面滑行
因為作用力的關係側轉了一點
就這樣滑到了對向車道旁的草地

起身檢查傷勢與損失
狗鐵絲外套右胸前整塊破掉
因為裡面有個內袋放相機
想當然相機也毀了
功能轉盤斷掉
左胸前的那根香蕉也爆漿了
裡面的排汗衣左手的部分血跡斑斑
左手肘磨破了
左手掌跟手背磨掉了一大塊皮
右手掌也是一小塊
左腿膝蓋隱隱坐痛
右大腿一條一條的紅腫

以樂呢?
以樂躺在我的旁邊
座椅撞歪了
手把,龍頭與前叉擦傷
掛在手把上的晴天娃娃沾到了手上的血跡
煞車也撞歪了
看著他身上的身痕
真的覺得自己對不起他

要不是剛剛人車一起飛出去的時候
他墊在我的下面保護我
我可能不會只有這麼點外傷了

親眼目睹我飛行過程的救護車停下來關心我的傷勢
並且幫我叫了另外一輛救護車
在簡單的包紮之後我打算繼續往下騎
請他們幫我取消
大會也派了台聯絡車跟在我後面觀察我的狀況
又過了兩個彎
腎上腺素開始慢慢消退
兩隻手的手腕開始疼痛
幾乎連手把都快握不住了
不得已還是連人帶車上了救護車
一路送到金山醫院急診室

救護車上的對講機不時傳出其他救護車送往醫院的相關消息
有許多都是騎腳踏車發生的意外

到了急診室
包紮傷口
照了X光檢查

空盪盪的急診室
一位摔車摔的比我還要嚴重的老兄躺在床上掉點滴
另外一床有位先生躺在床上,他的妻子緊守在旁邊
我正在考慮我怎麼回房間的問題
人在金山
人跟車的狀況也不可能再騎回去了
打電話叫計程車載到陽明山頂再自己一路滑到捷運站
喊價 700
我寧願自己簽車番過陽明山

這時候有兩位神色慌張的人衝入急診室
原來是來探視那位摔的比我還嚴重的老兄
一個忙著幫他辦理相關手續
另外一個忙著拆車裝袋

環顧整個急診室
只有我一個是自己陪著自己
自己走入急診室
自己填好相關資料
自己陪著自己包紮換藥
自己申請保險理賠相關文件
自己檢查車子狀況
自己思考如何回家
這一切都是一個人

從小到大似乎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自己處理
聯考從來都是自己去考
看這其他考生後面跟著一家子的陪考部隊
我總是斥之以鼻

可是現在當我受傷的時候
感覺真的不好受

這種事情不能打電話回家找幫助
一來太遠
二來外婆會擔心
找朋友嘛
男人總是好面子
現在低落的心情不適合找同性友人哭訴 XD

剛摔完車的緊張感沒了
腎上腺素完全消退
我開始感覺到冷
冷到整個人不停發抖
繼續呆下去也不是辦法

想找的人剛好手機裡沒有號碼
只好撥了通莫名其妙的號碼
莫名其妙的喇賽一下
講沒幾句才恢復清醒
"我到底在幹麻?"
匆匆掛上電話

牽著腳踏車想辦法回家去

勉強的騎到金山鬧街上
等到一台開往淡水的公車
好心的司機大哥看到我身上的傷
破例 讓以樂跟我一起上車
到了淡水
再騎到紅樹林搭捷運
回到頂溪
還是只能自己騎回房間
扛著以樂上樓

很開心我回到家了
找到原本想撥打的號碼
分享一下摔車的經驗
講了好久
才想起今天除了一罐咖啡一根香蕉跟幾顆巧克力外
還沒吃過其他東西
自己煮了麵條配上條理包
稍稍安慰自己的肚子
就去床上躺平了

精采的一天!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賢者無敵
  • 下坡還是要注意安全阿<br />
    還好沒摔的很嚴重<br />
    另一個摔車的車友就比較慘<br />
    下次要小心阿<br />
    賢言賢語
  • 明年P字賽我就會注意了

    不過真的該多學點下坡技巧

    這次摔車虧很大

    ishaun 於 2008/12/14 16:2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kevin184
  • 小軒~~看了你的描述感覺真的很痛,小心阿~~傷養好再出發,加油!!
  • 傷好的差不多了

    就是車還沒推去修

    明天三月跟阿胖小黑他們約台中大雪山

    一起啦

    你可以幫忙當補給車

    晚上一起喝酒啦

    ishaun 於 2008/12/17 00:0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