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女王
~節自朱少麟 燕子~

篇名是刻意製造的異國風味,叫做「沙巴女王」,
乏味中我操作滑鼠,看第一段。

「沙巴女王」是一個奇異的統治者,女王無比美麗,永遠年輕,她無上富貴榮華。
女王擁有一個在空間上無邊無緣,在時間上無始無終的國度,在這個國度裡,住著永生不死的子民,陽光普照大地,富庶與安詳不足以形容這裡的生活,這裡的子民,從來都不哭泣,沒有人知道缺憾的滋味……

連著幾千字,都側寫了所謂幸福的最高想像。
有點意思了,我敲鍵進入第二段,
匆匆看過數十篇競爭文章後,直接選讀唯一入選接龍的作品。
這篇作品裡寫著,

在這個無邊無緣的空間,無始無終的時間裡,永生不死的子民徜徉在無盡的幸福之中,並以最純潔的愛意臣服於女王。
這是一個圓滿的世界,直到一個裂隙出現;裂隙出在子民之中一個人,這個子民某一天偶然想到了--什麼是「不幸福」?
這個問題是個開端,因為無人能解何謂「不幸福」,所以大家第一次嘗到了茫然,茫然改變了國度的空氣,震動宮廷。

女王怫然不悅,召喚子民前來,詢問子民為什麼不滿足?
子民思考良久,回答:永恒的天晴日麗,沒有人見過雨雪,不知雨雪,算不算幸福?
女王於是一揮衣袍,雨雪降臨國度。

所以子民再度快樂了,快樂並且茫然,既然能夠呼風喚雨,願望無缺,那麼「不幸福」還是無解。

(中略)

奇異王國,不死的子民,現在見識了雨雪,開啟了新的眼界,原來美麗的晴朗不算完美,全部都是陽光,只會造成沙漠,雨水造成新的河流,新的河流湍急兇悍。
望著暴躁的河水,子民們非常不了解,永恆的祥和之中,無人目睹過這樣的凶險,一個好奇的子民撩起了袍子,涉入這道惡水。

急流洶湧帶走了這個人,旁觀的民眾都驚聲齊喊,他們從來不知驚慌,這時候都瞬間狼狽了,一道利刃齊齊割過每個人的心口,淚流又成新河。

因為國度無邊無緣,凶險的河水反方向捲回了落水的人,將他撈上岸,這人睜開眼睛就笑了,他已經周遊至最遠的地方。

這人並沒有淹死,因為國度中人永生不死,於是這人就成了一個智者。
智者說,順向而去逆向而回,他領悟了一件事,每件事都有它的相反面。醜相反於美,惡相反於善,死相反於生,缺陷相反於滿。智者率先發現了一件事,原來他們這個時間無始無終,空間無邊無緣的國度就叫天堂。
只是智者開始發問,如果天堂應該完美,缺少了缺陷,怎麼能叫完美?
一個問題將智者變成了造反者。

造反者的問題震撼了奇異國度,原本困於「不是幸福」無解的子民們開始懷疑了,不經缺陷,他們無法再相信天堂。
子民一懷疑,奇異國度瞬間崩裂,邊綠始終俱現,子民們同時都老了,他們一老沙巴女王就病了,她的奇異國度終於陷入了解體邊緣。

(中略)

我一路閱讀,沈病不起的沙巴女王,向她的昔日的不死子民頒布譴詔。

「……因為完美,所以你們必須離開了。被我放逐的諸神們……」沙巴女王如此說。
「對於那些渴望流放的,我開釋你們;那些沒辦法和別人一樣的,我豁免你們;對於些不再相信的,我特赦你們,你們全走吧,離開天堂。千萬請帶著點缺陷,讓你們懷念起天堂歲月的珍希祝福.....」

不知是誰寫了這些句子,狂妄如二哥,詩意像龍仔。

最末的段落,已經不需要親眼目睹,我知道這個故事想說什麼,完全的完美是完全的頹廢,豐盛的人間,滿溢了磨難之必要,意外之必要,缺憾之必要。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