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老媽:

  剛看完龍應台的新作"親愛的安德烈",書中作者與他大兒子間的往來書信,讓一個五十多歲的母親,重新了解了那個曾經是他熟悉的小男孩,現在確是個二十歲的成熟男人,也讓一個兒子更深刻的認識了他的母親,我心中有許多的感觸,即便現在已經凌晨十二點多,仍起身提筆寫信給你,好久以前的母親節曾給你寫過一次信,那時寫完後不好意思交給你(中國傳統的文化中,子女總是不好意思對父母表達情感),便放在我的書桌上,隔天中午醒來發現信已經不見了,我想應該是你收了起來,之後某一天忘記是到你抽屜裡找什麼東西時發現那封信,才確定你真的收了起來,不知道你那時看完信之後有什麼樣的感觸?

  我最早離開家裡在外生活是從專科四年級開始的吧,理由是想省下每天到學校的通勤時間,並且有比較安靜的空間來念書.實際上,主要的原因還是想要自己一個人搬到外面去住而已,自此而後我似乎都是在外面租房子為主了,雖然說孩子離開原本的家庭,到外面組成另外一個家是大部分的父母都會經歷的階段,我不知道你在這方面是怎麼樣的感受,我想應該也是有許多擔心與不捨的吧,一直以來,我對於在外面租的房子都會用"房間"這個名詞來稱呼,每次打電話回家報平安,總是會說"下課了,正準備要回房間"而非"剛下班要回家了",因為對我而言,有你跟外婆在的地方才是家,而其他居住的空間,只能算是因為求學或者工作需要的關係,而暫時居住的"房間",即便將來真的結了婚,在外面有另外一個家庭,這樣的感覺還是不會變的,當然最好還是能跟你和外婆住在一起.

  當我第一次聽到你在看書報說要找老花眼鏡時,我的心理是十分震撼的,印象中你應該還是三十幾歲,就如同我小時候感覺的那樣,曾幾何時你的兩鬢出現白髮,我才發現你真的老了,我突然開始害怕,你怎麼老的這麼快?我跟你相處的時間還剩下多久?為了供我讀書,我知道你跑海報跑的很累,身體也跑出了很多不舒服,還記得前一陣子有提到要再考研究所的事情嗎?當最後一次台大研究所落榜,我知道我只要再重考一年一定會上,可是我問我自己,就算真的重考一年後考上了,接下來的兩年甚至於三年呢?難道我還要靠你繼續辛苦的去跑海報來供我讀書嘛?二十四歲的人了,還要靠家庭的支助來讀書過生活,我不要這樣子,對我來說台大只是個自我肯定,更甚至是讓外婆跟你高興的,我知道對你來說我是否有進台大意義不大,可是我知道對外婆來說這是很直得安慰並且開心的,我們家總算有個人是台大的,後來我選擇早點進入社會,早點讓你能放下經濟的重擔,先去當兵,退伍後找工作,感覺得出來我在找工作時,你也曾為我擔心過,如同以前國中的時沒有認真唸書,專科考了個倒數的學校,雖然你沒有給我太大的壓力,我知道你還是擔心的,這表現出你的智慧,你總是放手放的那麼剛好,讓我感覺你相信我會找到自己的出路,事實證明我也的確如此,我要說你是個最有智慧的老媽.

  希望我是可以讓你在你的朋友之間驕傲的,或許你不像其他的好朋友在經濟上這麼寬裕,但至少你可以說你有個還不錯的好兒子.

  一邊寫信,一邊讓我重新發現我是如此的愛你與外婆


    你的兒子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