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知道自己會再難過一次
卻還是答應了當她的司機
擺明了自己犯賤

前幾天都還好
最後一次接送
我根本不敢看她的臉
多怕就是這一眼會讓我再次失去理性
在車上她拿了封信給我
我連看都沒看就把信偷藏在包包裡還給了她
既然兩個人彼此之間已經不可能了
那麼信中的內容看或不看已不是那麼重要了
何必再吹縐一池春水

在中港路上看著新光三越漸漸變大
我知道離我們之間的句點也越來越近
從頭到尾我都不敢看她一眼
光是這樣我的眼睛就差點不爭氣了
"我們應該不會再見面了吧"她說
"是呀"我說
見了面又怎麼樣呢
只是徒留傷心
我也曾妄想等到她大學畢業
或許我們彼此會更加珍惜
不過都說了只是妄想
人還是要活在現實當中
這會是我年輕歲月最後一段戀情
出了社會一切都不同了
連愛情的成分也變的大不相同

這一次真的太傷了呀
為了她辜負了一個很愛很愛我的人
卻換來這樣的結束

從此以後
在我心中她只會是個第三人稱的代名詞
不再是第二人稱的了
再過一陣子
希望那會變成一個遙遠卻又模糊的記憶

那些回憶 我都不要了 丟了吧 留著也只是一種諷刺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