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小時候,原本的主人很疼愛我,可是因為一次意外,使我左後腿的大腿骨斷了。主人帶我去看了一個不好的醫生,本來依照我的體重,應該用兩支鋼釘或者骨板固定住,但醫生只用了一隻鋼釘,而我的主人也疏於照顧,漸漸的,原本固定的鋼釘歪掉了,而斷掉的骨頭也在錯誤的地方癒合了。我發現左後腿的膝蓋不能彎曲、關節也不太能動,整隻腳都是僵直的,而後就無法行動了,因為不常活動到左後腿,整天只能拖著走,終於肌肉開始萎縮,主人卻沒有再帶我去看醫生,也開始不太理我,一定是我讓他失望了吧。後來,主人離開了,我看他搬走了好多東西,可是卻沒有把我帶走,我想應該是東西太多了,暫時沒有我的位置,也許等下就會再回來牽我上車吧,於是我開始耐心的等待著……。
  一天過去了,主人還是沒有來,可能在忙吧?接著,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沒有看到主人的身影;在這個星期中,還好附近賣羊肉爐的老闆偶爾會拿剩下的骨頭給我,雖然總是吃不飽,但至少能讓我多爭取一點時間,等著主人來帶我走。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已經餓到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快沒有了,主人依然沒有出現,是不要我了嗎?我盡量不去想,可是我不知道上天還肯給我多少時間等待......?
  那天晚上,是去年最冷的一天,風也特別大,人們都將自己包在厚厚的衣服裡,騎著摩托車快速呼嘯而去,趕著回到那溫暖的家。而我,還在原地等著主人,已經連站的力氣都快沒有了,冷冷寒風不斷侵襲著我不停發抖的身體。這時候,有個路人甲騎摩托車經過看到我,他很好心的將車上所有狗食試吃包都打開給我吃,好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勉強支撐著身體站起來,雖然搖搖晃晃,還是將所有狗食很快的吃完,可是這些還是不夠我吃,於是我向路人甲撒撒嬌,希望他能多給我一點,可是他只說了一句:「這樣放著不行呀!」就騎上他的摩托車離開了,而我也只好繼續等待著主人。沒想到過了十幾分鐘,剛剛那路人甲又回來了,他替我用溫水拌好了罐頭,並且幫我換了一盆清水之後,解開了我的繩索,我迫不及待的衝向那香噴噴的罐頭大快朵頤,大口喝著那久違的、乾淨的清水。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罐頭就被我吃的乾乾淨淨,現在沒有繩子綁著我,可以自由活動,因此我把附近所有看到的東西也吃下去,因為我還是好餓呀。路人甲看我亂吃東西,就把我拉住,然後跟我說:「你怎麼會瘦成這個樣子?鬼不像鬼,狗不像狗的,全身上下只剩下骨頭,這樣下去不行呀。」接著他就帶我上了他的摩托車。因為我的身體實在太虛弱了,幾乎沒辦法撐住自己的體重,於是路人甲用一隻手將我從胸部整個托住,另一隻手騎車。一路上,路人甲一直跟我說話,「你看你瘦成這樣,我的手只感覺到你的骨頭而已,一點肉都沒有,怎麼會弄成這樣子」、「乖,我現在先帶你回家,不然這樣的寒流你會凍死在路邊的」,我隱約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即將出現重大的轉變。
  到現在過了兩個多月,我快要兩歲了,也有了新的名字-「大佬」,經過路人甲與許多善心朋友的幫助下,從原本只有十多公斤,回復到三十多公斤的正常體重,也去看了另外一個好心的醫生,將歪掉的鋼釘拿了出來,雖然左後腿還是無法像以前一樣靈活,可是也漸漸有了起色,應付日常生活都沒有問題,路人甲帶我去散步的時候,偶爾我還跑的比他快呢。
  我的個子雖然大、樣子雖然兇,不過我可是超愛撒嬌又超愛黏人,不管對誰都如此,路人甲都笑我是隻沒個性的狗,其實,他不知道我只是把每個人都當成好人而已,所以我也從來不去咬人。雖然我很喜歡路人甲,可是他卻無法一直照顧我,因此想幫我找個能永遠愛護我的新主人,我知道他希望我有更好的生活,於是,我依然繼續等待,不過等待的,卻是新主人與新的生活。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