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岔路出發有兩條路,一條是上奇萊主北峰的路1.5公里,從奇萊主北峰再到奇萊山莊又不知道要多久了,另外一條是直接往奇萊山莊,只有0.8公里,為了希望早點到達奇萊山莊,所以選擇直接往奇萊山莊去,這是很自然的想法。因為再出發已經是快要五點了,因此大家先將LED頭燈戴上才開始前進,一開始的十幾分鐘還是陡上的林道,後來出了林道一看,媽呀!剛剛爬的陡坡都不算什麼了,再我們面前的是一道幾乎算斷崖的碎石坡,回首看看之前登山隊綁的條子,的確是往這裡沒有錯呀,可是卻沒有明顯的路跡,那來是要爬上這片碎石坡了。

  現在的情況看來,應該是要往上爬到鞍部,可是放眼望去都是容易崩落的頁岩,越往上看,可以著力的大型岩石也就越少,都走到這裡了,總是要上去看看,一行三人就開始了這次最驚險的路段 -」奪命片巖碎石好漢大陡坡」,這段路幾乎是在攀巖了,而危險的是我們並沒有攀巖的裝備,身上又都背著背包,一路上左爬右繞手腳並用,偶爾會不小心踢下落石害下面的人要找地方閃避,這時候大家的心裡都在想著,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回去,這裡一下就直接滾到山腳下了,去不死也半條命,而且爬到一半太陽就下山了,要找路也更加難找,因此我快速的往最高點爬去,希望可以找到路跡,但是最後一段實在太陡了,而且都是碎石子,完全沒有著力點可以用,怎麼爬怎麼滑下來,星星出來了,因此決定原路撤返,至少回到成功一堡過夜。

  決定撤返之後,我就一路往下滑,並通知其他隊員照原路撤返,當初上來是驚險萬分,現在下去也是萬分驚險呀,月亮出來了,四周霧又大,LED頭燈的光無法照到遠方,能見度低,我一路下滑並且計算著當初爬上去的步數,深怕一個誤算與當初林道出口差身而過,那就真的要」一路向下」了,還好我們夠幸運,也或許是剛剛再成功一堡有虔誠的祈禱,因此我們找到了當初林道的路只是從我們所在的位置要橫越到林道出口幾乎是不可能,於是又稍稍高繞了過去,我們當中一位隊員因為體力不支再加上天色灰暗,因此差點過不來,還好旁邊有之前登山隊設置的繩子,我趕緊拋過去讓他抓住,我們一行人才有驚無險的脫離了這段恐怖的碎石坡。

  不知何時霧已經漸漸散去,月明星稀,剛剛來時一片白茫,現在卻可以看到奇萊山的全貌,在月色下,山勢雄偉萬分、險峻非常,整座山黑壓壓的一片,與人莫大的壓力卻又這麼的吸引人,想想剛剛差點無法平安下撤,在生命的交界點下,讓人對於身邊的景物感觸更加深刻了。到達成功一堡已經是八點半了,因為實在累極,因此我們決定在此紮營過夜,隔天一早就直接下撤了,回到了登山口,雖然有種再度超越自己的感覺,卻隱約絕得有種遺憾,好似有些事情沒有完成,不過我心中知道,總有一天我會再回到奇萊,一定要達成攻頂的心願,不過那應該是好一陣子之後了,短時間之內我應該不會想再去爬山了。

第二天下撤,天晴氣朗,除了風還是有點大,其他都是很適合爬山的,看來真的是來錯時間,回首奇萊北峰,山頂還是一片白

ishau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